今天是: 登录 | 注册
您的位置:首页 > 报刊网信 > 文化板块 >

万木在葱茏

发布时间:2021-01-12 22:38:37  来源:中国绿色时报

有用27.jpg


  “山色正清佳,秋英亦芳烈,青烟动远墟,白云萦列缺。”这是吾乡前贤李抱一描绘的长塘李秋景。莫说只有春夏草长莺飞,来江南丘陵地,纵秋风起,草枯树亦荣。而晚生如我,去长塘李,却是一个猎猎冬日,太阳温温软软,温暖地照耀长塘李,山色也清佳,花草不芳烈,而万木依然欣欣向荣。对面山势横陈,千万竿竹呈现着一片苍翠。


  长塘李与铁炉村,都属坪上镇,相距不过10余里,或者曾经多次路过这里,而我专访此地,却是第一次。若见山色墟烟,用不着跑长塘李,我老家铁炉村也是枞树高耸,翠竹摇风。寒冬腊月,入丘陵深处,杉木之腰细叶泛黄,杉木之尖逆雪而青,时不时地,也见水牛黄牛,在饮寒塘。这就是江南,一年四季都生机勃勃。


  故人邀约,我欣然而去,乃是听说长塘李建有邵阳市第一个村级公园。我去的这个公园,山名是马思岭,山不高,树也不高,脚踏其地,零零星星的,落叶铺陈,踏在落叶里,窸窸窣窣,轻音乐也似,契合着我这个游人的轻快心情。水泥小径之旁,一棵棵红叶石楠排列左右,一片片叶尖在寒风里,片片红,点点红。


  这里曾经一片荒凉。这个我知道,多年前,江南丘陵上树木多被伐去,入得秋,至于冬,处处摇着的是高过人头的芭茅草。主人李铁坚告诉我,七八年前,马思岭土是黄的,山是秃的,风是寒的,水是瘦的,天寒白屋是贫的。李铁坚没想着山河重安排,却想着把家乡再修饰。他购买了二三万棵树,购了金丝楠木,采来红叶石楠,这些观赏树木,春暖花开时候,会呈现一幅姹紫嫣红的艳丽画面的吧?而我最感亲切的是映山红,马思岭上也移植了一排排,来春四五月,其绽放的芳华将映红小山村;我还喜欢的是,山上高耸着极备故里气息的杉木与枞树,枞树落了叶,铺展地上,如织如编,编织了一层黄地毯,松松软软,漫步其中,有一种温软的质感。


  我一直心仪长塘李,缘起这里是乡贤李抱一的故里,李公曾是长沙《大公报》的总编辑,四岁入读私塾,饱读儒家经典,著述甚丰。其之时也,国人“多醉心于金钱禄位”,李公猛志固常在,起心做一头湖南水牛,立志“牛转乾坤”,一生事业是办《大公报》,“发愿调查有一技之长与一善足称者,依次介绍于社会以箴之。”他主编的《大公报》,有人统计过,曾发表过毛泽东早期文章达25篇;是报在开启新民智、传播新思想、宣扬新道德上,堪称“居功至伟”。


  踵武前贤,抱一先生后人之李铁坚,走的或许与先辈不一样的路径。抱一先生走的是报业兴国之路,铁坚兄走的是实业兴乡之径,而其家国情怀,是一脉相承的。铁坚兄曾在深圳做生意,一人富后,带了长塘李一干子弟,全在外面创业,再回家乡重整山河。在他家屋背后的这座马思岭,七八年来,他自掏腰包400多万元,建设了这个村公园。山上修了一条水泥路上山,山无围栏,几条山路都通山头,这告诉我的是,不论你是外地还是本地人,谁都可以来这座公园,散步,游赏,览山光水色,吸清新空气。


  茅檐草屋,换作碧瓦之堂,山河再放新颜。铁坚兄梦想着把家乡荒山野岭换成青山绿水,他跟乡亲们说了,山还是乡亲的山,土还是乡亲的土,他种的树呢,原来是谁的田土,树木便归谁。这三四百万元的树,钱是他出的,树是乡亲的。他不要树的归属,他只要绿之归属。绿,归属自然,归属乡亲,归属家乡,归属天地间。我不想歌颂谁,我只想歌颂山水,歌颂山水展现出来的春夏秋冬千山竞秀。


  曾经光秃秃的山头,因为有山有林,已然深秀。徜徉在马思岭的这个村级公园,我看到了山麻雀在其中欢腾跳跃,啾啾啾啾,从一丛灌木里,跃至另一丛灌木。人与物,在山水间,各自生活,各无俗虑,都是天机,诠释着天人合一的人间胜境。


  我去长塘李,正遇到一家娶亲,乡村马路上,排列了一溜溜的轿车,马路边插满了红绸,乡村唢呐吹起来,山上鸟鸣,村头响乐。新娘头上那红绸布,更鲜艳了,那头巾有一个非常阔大的背景,那就是千山献翠、万木呈绿,万绿丛中一朵红,那红是怎样的红啊!新娘与新郎,寒冬里孕育着生命;绿山与绿水,深冬里孕育生机。


  人若杰,地便灵,万木葱茏,万众欢欣。


作者:刘诚龙责任编辑:西冷
我要评论
登录 |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
森林茶业 大三湘 2020创意玩家 岳阳纸业 文章页 中产联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招聘英才
  • 服务项目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法律声明
  • 网站地图
  • 品牌链接